提供《龍族》相關粉絲資訊

龍族2·悼亡者之瞳 第十八幕 迷宮 Maze(6)

2019-03-14 05:06:31

說給你聽

小葉|小說繪

龍族2-悼亡者之瞳

路明非默默地看著這兩人雙目對視,萬博倩的眼睛里有大滴的淚水映著光滑落。

大概像是蠟油那樣燙吧?路明非胡思亂想。是哦,就是那種感覺吧,想要做一件什么牛逼的事情,對你證明一切。就像是愷撒在微博上搞活動,讓全北京的人幫他找一輛紅色法拉利,然后帶著攝影團隊深夜溜進頤和園去拍求婚,還躍入冰冷的湖水盡展英雄救美的豪情,這視頻傳出去值得全世界情侶模仿,每個女孩都會因為這個“證明”而相信諾諾會跟愷撒一起開心幸?!拖袼u掉了四分之一條命,換來那些逆轉勝負的作弊密碼,對諾諾大聲說“不要死”……想起來蠻韓劇的感覺。

只是有的人有資格去做這個證明,有的人沒有罷了。

有資格的人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??!

高冪成功地把他的全部籌碼輸給了路明非,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,“我知道你是誰,也知道你在學院里的種種故事,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但我相信你有辦法,你能出去,那你能盡你的全力把博倩也帶出去么?我知道這有點難,但是S級應該可以做到?!?/p>

路明非扭頭看著路鳴澤,路鳴澤聳聳肩,一臉“關我鳥事”的表情。

“我會盡力?!甭访鞣钦f。

賭局白熱化了。路鳴澤已經靠在旁邊的柱子上睡著了,但他就是幸運女神的化身,他在,好運就死跟著路明非。

路明非的面前已經有七百多個瓶蓋了,按照這個迷宮的規矩,贏到一千個他就能離開,其實他早就能做到了,但是如果他肆無忌憚地揮灑好運,萬博倩就會跟著荷官掛掉。

路明非試著給萬博倩送籌碼,但是送來送去萬博倩也只有三百多個瓶蓋,這女孩的數學顯然也很不錯,但是跟好運比,數學什么的根本就是渣。

路明非手里是一張紅桃“A”和一張方片“A”,明牌已經亮出了四張,方片“9”、紅桃“K”、方片“8”和梅花“A”。

路明非已經有了三條“A”,這種牌加上無敵的好運,勝算幾乎是100%。但他不能show hand,那樣萬博倩就會輸光所有籌碼。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小贏一把。

路明非推出100個瓶蓋,“跟!”

萬博倩立刻會意,也推出100個瓶蓋,“跟!”

荷官的九個腦袋分為兩群,一群去數萬博倩面前的籌碼,一群去數路明非面前的。這東西丑雖丑,倒是盡職盡責。

點好之后,九個頭都收了回去,它舒舒服服地坐正了,把暗牌往腳下一扔,“摔!一手爛牌!不跟!”

路明非驚得后仰。荷官……主動棄牌了?

按照高冪的判斷,荷官就是機器,是游戲里面的NPC一樣的東西??!永遠只會站在城門口,重復地說“歡迎來到奇跡的城市。英雄,要不要和我賭幾把試試手氣……歡迎來到奇跡的城市。英雄,要不要和我賭幾把試試手氣……”這“摔”是什么意思?怎么忽然蹦出這光棍的語氣來了?

荷官發出“活活活活”的奇怪笑聲,忽然從一具沉默的骨頭架子變成了一個脫口秀藝人,“好歹我跑得快,這一把你倆一對一放對吧!真懸吶,差點褲子都輸掉了,這才輸十幾個瓶蓋就當舒筋活血啦……”

路明非全身冷汗。他明白了,荷官并非傻到不懂棄牌,而是開始的難度被刻意調低了!這個煉金迷宮本質上就是個玩人的游戲,類似RPG的關底boss,會變身的!

路明非毫無懸念地贏了萬博倩,萬博倩手里只剩下200多瓶蓋,而荷官在危險到來之前輕松撤退了!

“再來再來別吝嗇,大把下??!狹路相逢勇者勝嘛!我三歲到澳門,四歲進葡京,五歲賭到變成精,六歲學人不正經,怎知七歲就輸得亮晶晶,今年二十七,還是無事身一輕……”荷官哼哼唧唧地在空中洗牌,骨骼翼手中飛舞著撲克牌組成的鏈條,“我要五加皮雙蒸、二十四味涼茶、再加一粒龜蛋攪拌均勻,再加一滴墨汁,你們有沒有呀?哈哈哈哈!”

周星馳《賭圣》的臺詞。路明非最喜歡這類二不兮兮的電影,臺詞倒背如流,此刻卻連一絲笑容都擠不出來,只覺得陰森沉郁。此刻荷官就像是個失控的復讀機,沒有邏輯,只剩癲狂。

洗好的撲克牌仿佛被磁力吸合在一起,猛地收在翼手里。荷官發出輕佻的笑聲,把一張張撲克投擲到路明非和萬博倩的面前,九個頭的眼眶里都閃爍著金色光輝,九根頸骨蛇一樣扭動,像是舞蹈,又像是挑逗。這才是這些荷官的真實形態,跟路明非在隧道中所見一模一樣,美女般嫵媚的妖魔骨骼,輕柔的動作中帶著凜凜殺機。

路明非手里是一張紅桃“A”和一張紅桃“K”。前四張明牌都亮出來了,黑桃“10”、紅桃“10”、方塊“10”和紅桃“J”。

牌面很詭異,明牌就有三張“10”,可以湊出“三條”。這種牌最后可以得拼小牌,就是說三條以外誰的小牌大誰贏。路明非有張紅桃“A”,勝算很大。

“那家伙手里有一對,這樣它最終的牌面是三條加一對,湊成‘滿堂紅’,他勝你?!甭辐Q澤緩緩睜開眼睛,“但你仍舊有贏的可能,如果最后一張明牌是紅桃‘Q’。翻出紅桃‘Q’的幾率是1/52,但一旦它翻出來出世,你就有德州撲克中最大的一手牌,‘皇家同花順’,紅桃‘10’、‘J’、‘Q’、‘K’、‘A’。即使職業賭徒的一生中也開不出幾次皇家同花順呢,”路鳴澤微笑,“你信不信它會為你翻開?”

路明非的手心都是冷汗,太陽穴“突突”地跳著,要把一切賭在這虛無縹緲的運氣上是很需要勇氣的。

還沒輪到他下注,該萬博倩決定跟不跟。萬博倩這一輪有點奇怪,把自己的暗牌直接扣下了沒有看。

“Show hand?!彼讶炕I碼都推了出去。

小葉|小說繪

路明非腦袋里“嗡”的一聲,不看暗牌就敢show hand?這女孩受不了壓力準備撤了吧?

“別管我了,贏這個丑八怪?!比f博倩瞥了一眼路明非,干瘦的臉上露出一絲輕笑,路明非第一次發覺這女孩還挺嫵媚,“師弟你牌技真棒,要是不管我,你早就能跑了吧?”

荷官的九個頭都瞪著手中的暗牌,“咕唧咕唧”地鬼叫著,似乎在冥思苦想,這局面太復雜了,但顯然它舍不得放棄,贏了這一局它就可以把萬博倩踢下賭桌。它跟人一樣有著對勝利的貪欲,萬博倩賭的就是它的貪欲,于是這個女孩把自己押上了賭桌!

“跟!”荷官終于下定決心。

萬博倩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好像忽然輕松了。

最后一張明牌翻開,紅桃“Q”!

路明非面無表情地翻開自己的暗牌,至尊無敵的“皇家同花順”!

萬博倩的暗牌只是可憐的“3”和“4”,可她施施然站了起來,臉上洋溢著微光,凹陷的面頰好像都豐潤了一些。

“別哭喪著臉啦,你已經盡力了我知道?!比f博倩微笑著說,“要不是荷官忽然學會棄牌,你就能帶著我離開這里?,F在我要去找高冪了,你自己路上小心,出去了再想辦法來救我們哦?!?/p>

“他對你真好?!甭访鞣禽p聲說。

“嗯,要不是他跟以前的女朋友老是有點藕斷絲連,我大概早就跟他訂婚了,”萬博倩撇嘴,“他就是特別心軟,煩死了?!?/p>

她頓了頓,“剛才我忽然很想回去找他?!?/p>

“嗯?!甭访鞣屈c頭,“我看你show hand,就明白了?!?/p>

“你有什么心事么?”萬博倩歪著腦袋看他,“我看你好像神不守舍的,喜歡上什么人了?”

“嗯,念著登陸臺灣,解放林志玲?!甭访鞣桥Φ匦π?。

“如果喜歡什么人,就要去找她,別在原地等哦?!比f博倩輕聲說,轉過身走向看不到盡頭的黑暗。

黑暗吞沒了她的身影,只余下輕盈的腳步聲,腳步聲越來越快……越來越快……路明非想象那個女孩在一片漆黑里奔跑起來,白色的裙腳起落,就像是一匹閃著微光的獨角獸那樣美。雖然他看不見。她一往無前地沖進隧道,絲毫不懼怕那里的黑暗,那是高冪離開的方向。

在地鐵上忍受過漫長的孤獨后,她會和高冪重逢,深深地擁抱,她會緊緊地拉住他的手不松開,盡管這樣會讓他們下一輪的籌碼少些。

“秀恩愛……小心別摔跤哦……”路明非喃喃,抬腳踹了踹荷官,“前兩個都掛掉了,你怎么還不掛?”

荷官呆呆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暗牌,似乎不能接受這種大逆轉的失敗,直到被路明非踹了個趔趄,它才猛地清醒過來,發出癲狂嘶啞的聲音,“我就不應該來這兒……你現在后悔太晚了……留只手行嗎……不行!要留,留下你的命!”

“一個臺詞控總要說完臺詞才會死?!焙晒倨偷乖诨I碼堆里,化為一攤古銅色的塵埃。

白熾燈“嘶”地滅了。

“師兄你累不累?”夏彌問。

“沒事,你有多重?一百斤?只是負重一百斤從王府井走到蘋果園而已?!背雍降卣f。

他正背著夏彌在隧道里跋涉,夏彌拿著手電為他照亮。軌道地基都是尖利的煤渣,她那雙拖鞋在這里確實不管用。言靈能力雖然出色,但是身體機能并不是她的強項。趴在背上的她柔軟得和普通女孩一樣,而愷撒那整整一個團的蕾絲白裙美少女雖然也身材一級棒,但肌肉力量也是很過硬的,突擊幾個月換上泳裝可以去參加健美小姐大賽,畢竟沒有這樣的體魄也別想扛著壓滿子彈的突擊步槍完成越野。

“這是在拐彎抹角地問體重么?”夏彌臉色黑沉沉的,“最近吃得有點胖,別哪壺不開提哪壺!”

楚子航無聲地笑笑,懶得搭理她。他已經習慣了夏彌說話的方式,她胡攪蠻纏的時候,你大可以不理她,她也不會生氣。

夏彌忽然把手電光圈移到隧道壁上:“前方要到站了?!?/p>

隧道壁上用紅色的油漆漆著“102”,一個巨大的箭頭指向前方。

“102號站,福壽嶺。跟在我背后,不要離得太遠,隨時準備發動言靈?!背雍桨严膹浄帕讼聛?,抽出了“村雨”提在手中。

“呀嘞呀嘞!我一向是服從命令聽指揮的?!毕膹浥e手敬禮。

兩個人貼著隧道壁緩緩地前進,說了也奇怪,解決了那些死侍和鐮鼬之后,隧道壁中的骨骼們就不再蘇醒了。好像是被侵入者強硬的殺戮風格嚇到了似的。

遠處出現了月臺的輪廓,沒有一絲燈光,只有滴水的聲音。極長的水泥月臺沉睡在徹底的黑暗里,好像幾十年沒有人造訪了。手電光圈掃到的地方都破敗不堪,墻皮剝落,金屬欄桿銹蝕,一根根白灰刷的大柱子支撐起頂部。腳步聲在巨大的空間中反復回蕩。

夏彌緊張地抓著楚子航的……皮帶,因為楚子航現在赤裸著上身,沒有衣袖可抓:“這里比剛才還荒?!?/p>

“跟真實的102站應該很像。這個地鐵站不是民用的,所以很簡陋,一點修飾都沒有。如果在蘋果園站藏起來不下車,就能跟著列車到這里?!背雍胶鋈煌O履_步,“有人剛剛來過這里?!?/p>

他往前走了幾步,抬高手電,照亮了上方蒙著灰塵的白熾燈:“這個燈泡還是熱的,所以不久前它還是亮著的,死侍或者其他什么死的東西自然不需要燈光。這里應該還有其他人?!彼紫伦テ鹨话鸦覊m,灰塵是古銅色的,被一塊暗褐色的麻布蓋著。

“跟那些死侍的灰有點像?!毕膹浤砹艘稽c湊到鼻尖,完全聞不出任何味道,像是石粉,但是非常沉重。

“嗨!師兄!看那個!”夏彌忽然高興地蹦了起來,手指前方。

精彩回顧:

章節回顧:

文字/小葉

排版/小葉

圖片/源于網絡

小葉|小說繪

界世的你當不

只作你的肩膀

国产成人乱色伦区,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精品视频,日韩精品无码观看视频免费,亚洲加勒比无码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