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供《龍族》相關粉絲資訊

幻想大爆炸!龍族之謎再續前緣,開啟你的無窮想象!

2019-03-17 11:06:40
TAG:夏凡

夜幕降臨,華燈初上,一曲炸裂的樂隊演奏為音樂節拉開了帷幕,臺下摩肩接踵,人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躁動。青旅的樂迷們讓朋友占了最靠近舞臺的位置,后來的人群如海浪一般向前涌動,卓景然怕林陌桑和王灣灣被撞到,特意讓兩人站在自己身前的位置。觀眾席最前面有一排隔離墩,以防觀眾沖上舞臺,林陌桑和王灣灣就這么尷尬地卡在隔離墩后。

林陌桑一下子被拉到最前面,舞臺上的燈光晃得睜不開眼。就在這個時候,林陌桑感到身旁身后傳來一陣女生的尖叫。王灣灣在一旁推著林陌桑,她錯愕地看過去,只見王灣灣一臉驚恐地指著舞臺上。

“有請我的好哥們兒夏凡!”

林陌桑猛地抬頭,目光正好與夏凡的相撞,那伺機良久的邪惡笑意蔓延在眼底,林陌桑只覺得毛骨悚然。當夏凡提出要請粉絲上臺合唱的時候,林陌桑幾乎是扭頭就扒開人群往外逃,但最終還是沒能逃過夏凡的魔掌,將她一把拽了上去。

閃光燈“咔嚓咔嚓”閃個不停,林陌桑從熱情的人群中脫離,終于感覺到夜晚海風的寒意。她抬頭看到遠方厚重的云層向舞臺緩慢飄移。

卓景然在臺下大叫著:“夏凡!”無奈安保攔著他,不讓他上前。一旁的王灣灣見卓景然氣急敗壞,就要爆發,連忙拉住他,將他即將出口的咒罵堵了回去。

“周圍好多人都是夏凡的粉絲,你要是這么明目張膽地跟他對著干,會被圍攻的!”王灣灣貼近卓景然耳邊說道,“夏凡現在是公眾人物,這么多雙眼看著呢,不會對林陌桑做什么極端的事情的,先看看他的意圖,再‘救人’也不遲?!?/p>

卓景然覺得王灣灣說得有理,這才冷靜下來。等他壓下躁動的情緒,才發現王灣灣竟然拉著他的手臂,本能地一把將人甩開了。王灣灣愣了愣,忙說了句“對不起”,于是相同的話堵在卓景然喉頭,硬是說不出來了。

正如王灣灣的推測,夏凡并沒有對林陌桑做什么過分的舉動,反倒是林陌桑搞得夏凡尷尬得不知如何收場。夏凡想讓林陌桑一起唱自己的歌,結果一問三不知,差點被臺下的人當作黑粉。最后實在沒辦法,夏凡為了不讓林陌桑逃下臺,只好讓她選歌,林陌桑選了《兩只老虎》。

“……”

夏凡騎虎難下,不得不同圈中好友的樂隊一起唱了《兩只老虎》。在夏凡和樂隊的伴唱和改編之下,原本單調的兒歌變成了一場狂歡大合唱。以至于林陌桑最后都忘記自己唱的是什么,索性跟著音樂的律動一起“嗨”了起來。臺上的人“嗨”過了頭,只顧著搖擺,直到看到臺下的觀眾目光離開,紛紛仰頭朝天空看去,這才察覺出一絲不對。

“哎,下雨了?”

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卓景然,當雨滴砸在他臉龐的時候,他一把拉住了身旁的王灣灣。

主辦方擔心雷電引起舞臺安全隱患,于是暫停了表演,組織表演者去后臺休息,待雨停之后再繼續。

“唉,Q城這地方就是說下雨就下雨,說晴天就晴天?!?/p>

眼看雨越落越大,同卓景然一同來的年輕人招呼他和王灣灣去不遠處避雨。

“那邊賣水的地方有棚子,我們過去避避雨吧,應該一會兒就過去了?!?/p>

王灣灣感覺到卓景然抓著自己的手在漸漸僵硬,忙抬頭去叫林陌桑。林陌桑也顯然注意到了卓景然的狀態,想都沒想就跳下了臺向兩人跑去。

林陌桑與王灣灣攙扶著卓景然往場外走,但是卓景然已經邁不動步子了,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。王灣灣著實被嚇了一跳,林陌桑跟她解釋了緣由,稱龍九子在雨天都會有不同程度的“不良反應”。

“那他身上這些痕跡,也是因為下雨嗎?”王灣灣指著卓景然裸露在外的臉上、脖子、手臂。

林陌桑這才發現卓景然的皮膚上竟然滲出了紅色的印記,她原以為是毛細血管,那印記的排列卻是斷裂開來的。印記隨著落雨越來越明顯,林陌桑這才發覺這并不是普通的血痕,而是文字!柳葉一般相互交錯,她無法辨認含義,但隱約覺得在哪里見過。

“卓景然,你之前出現過這種狀況嗎?”林陌桑焦急地問道。

卓景然已經失去五感,只能感覺到林陌桑在跟他說話,卻不知道在說些什么。林陌桑覺得這樣問不出結果,當務之急是先把卓景然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。

“先回旅社?!绷帜吧⑼馓酌撓聛砩w在卓景然的頭上,遮蓋越來越明顯的字跡,然后對王灣灣交代道,“我去打車,你幫我看著他?!?/p>

林陌桑將卓景然送上了車,剛坐上前座告知了司機地址,就聽王灣灣猶豫地問道:“夏凡……也是吧?他一個人沒問題嗎?”

王灣灣在司機面前避開了關鍵詞,但林陌桑聽懂了,她赫然驚醒,剛才只顧著卓景然,竟然把夏凡忘了!夏凡來這邊演出,有經紀人跟著嗎?林陌桑越想越焦心,索性將房卡交給王灣灣,自己下了車。

“我回去看一下,有事電話聯系!”

不等王灣灣答應,林陌桑已經向會場跑去。

舞臺上沒有,后臺休息區也不見夏凡蹤影,這下林陌桑有些慌神了。是被熟識的人帶走了,還是情況緊急所以躲了起來?

林陌桑給錢毋庸的秘書打了電話,對方聯絡了夏凡的經紀人,稱這次演出,夏凡并沒有向經紀人申報。

“那夏凡下雨天會怎么樣,您知道嗎?”

秘書稱自己只管理家族對外的事務,這些事情他都不清楚。

林陌桑沒帶傘,也沒來得及買雨披,在雨中跑了幾圈已經濕透了,頭發濕漉漉地貼在頭頂、臉上,她冷得發抖,覺得此刻分秒難熬。是回去換衣服避雨,還是繼續找?也許夏凡不過是像鐘纖霖那般變成個醉鬼?況且這么多年作為公眾人物,也許早已有了自處之法?

林陌桑左思右想,卻還是無法說服自己。即便知道了夏凡裝死以假亂真,她就真的可以對沒有呼吸的夏凡置之不理嗎?

最后林陌桑沒了辦法,只好向宮巳求助。

“他的狀況……”宮巳在電話那端斟酌了一下措辭,解釋道,“可以稱作返祖吧?!?/p>

“返祖?”

當林陌桑在舞臺下方,裝音響的運輸箱里找到夏凡時,才明白了宮巳所說的意思。

“你知道生物進化論吧?你們學習的知識中,達爾文提出了人類是由猿猴進化來的,通常意義上的返祖是指出現猿猴的特征,如牙齒數量、體毛濃密程度……可猿猴作為一種哺乳動物,追本溯源,其實來自海洋?!?/p>

林陌??粗姆驳聂~尾,有一種自己在做夢的錯覺。

“也就是魚?!?/p>

国产成人乱色伦区,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精品视频,日韩精品无码观看视频免费,亚洲加勒比无码一区二区